【警营文化】华亭:一名派出所民警内心深处的坚守

发布时间: 2019-07-11 09:43 来源: 华亭市公安局 辛勇 责任编辑: 李潇

  从孩童到长大成人,从一个大男孩到为人夫为人父,从教师到民警,年龄增长了,角色转变了,职业也变了,但我还是我,依然是爸爸妈妈的好孩子,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孩子心中的好爸爸,可每当我回家,你们为何将我像“亲戚”一样对待? 

  每次回家,一岁半的儿子在门内听见我开门的声,门外的我便能听见他惊喜的喊“爸爸,爸爸回来了……”门开了,他已经站在门口,伸着两条小胳膊着急的喊着“爸爸抱抱、爸爸抱抱”。我鞋也来不及换,抱过他,心里满是欢喜与疼爱,但更多的是无言的心酸与内疚。 

  每次告诉母亲“今天能回家”,总能在我下班回到家后看到,依然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的父母早已不再年轻的背影,餐桌上也早已摆好了我最喜欢吃的饭菜。他们哄着心爱的小孙子在客厅里玩,还不忘催促我“赶紧吃,做好一会了”。我让他们过来一起吃,他们总说年纪大了,晚上不想吃了。等我吃饱喝足离开餐桌后,他们才开始吃我吃剩的残羹剩饭。此情此景,作为儿子,除过愧疚与自责,我还能说什么? 

  每次值班要走了,女儿都会站在门口笑着朝我挥着小手“爸爸再见”,小儿子见我在门口穿鞋,跑过来哭着要“爸爸抱”,我抱着他,他趴在我的肩头,小脸贴在我的胸前,两条小胳膊搂着我的脖子,我能感觉到他很用力,生怕我又强行放开他,可每次我都会哄他“楼下有小狗,赶紧让爷爷抱着去看”,他每次都会信以为真,就这样,小小的他虽极不情愿,可还是抵挡不住小狗的诱惑,被父亲抱到阳台边上朝楼下看。有几次真的有小狗在马路上跑,他兴奋地学着小狗“汪汪”叫,趁此机会,我赶紧悄悄的开门、关门,紧接着,听见他哭着喊“爸爸“…… 

  每次值班要走了,妻子什么也不说,装好了一大包吃的用的,还有她为我洗好的衣服,送我到楼下,我故意怼她说“回去吧,又不是不回来了”,她便瞪着我说“别胡说,开慢点”。车子走了,透过后视镜,我看见她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小小的、小小的……我知道她的不舍与牵挂,每次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说声“对不起!以后有时间了我陪你,我加倍陪你……”因为我是警察,她的同事们开玩笑称她为“我们学校的警嫂——留守妇女”,她是笑着对我说这句话的,可我分明从她的眼神里感受到了委屈与心酸。 

  我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孩子,每次回家,看见二老又苍老了许多,而我却不能在身旁尽孝,我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每次回家,看见女儿又长大了,懂事了,儿子竟然会叫“爸爸”“妈妈”了,竟然会走路了,上次回家他只会一个字一个字的咿呀学语,这次他竟然会两个字三个字的说话了……惊奇之余,我也时常感慨,在父母老去的路上,我没有过多侍奉与守护,没有尽到一个为人子的责任;在妻子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过多分担与陪伴,没有尽到一个为人夫的责任;在孩子成长的道路上,我经常缺席,没有尽到一个为人父的责任,也许,等到我真的有时间陪伴他们的时候,不是我老了,而是他们已经不再需要我的陪伴了…… 

  2015年,告别了站过11年的三尺讲台,我怀揣着梦想走上了从警之路。4年的基层警营时光过去了,父母的生日我总是缺席,可他们从来都是让我以工作为主,说他们还年轻,今年不过明年还可以再过,四个明年过去了,父母越来越不再年轻,可我依然还是缺席……妻子也从来没有因为她的生日、结婚纪念日或情人节这些特殊的日子里我的缺席而抱怨过。我感谢父母妻儿的理解与支持,也时刻牢记,我是一名人民警察,头顶国徽,肩扛责任,心系群众,我也是一名共产党员,依然清晰的记得当初举起拳头,面对党旗宣誓的情景。     

  每当看到那夜幕苍穹下闪烁的警灯时,每当看到那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冬酷暑依然巡逻在大街小巷的战友时,每当看到身边的同事真诚的为民服务时,我都坚信,当有一天白发苍苍的时候,透过如水的岁月,穿过一生纷繁,繁华落尽,生命中唯一生动、鲜亮的,就是我从警的历程。